机智念

一个废话很多的话废写手x
农药/刀男/梦百/永7
(非常杂食的)杂食动物。

同人用马甲。

坚信多骗自己谎言就会成真
未经允许谢绝转载(万一有转载呢x

【邪簇】与君雪满头(上)(200fo)

*ooc


01.

俗话说的好,举头三尺有神明,恶人自有天来收。

 

这不,吴邪年轻时候造的孽,等他现在老了就一起报应回来了——吴邪现在身体还不如隔壁高血压的王胖子好。

 

黎簇嘴上说着他要是再管吴邪身体怎么怎么样他就是傻逼,却还是口嫌体正直地每天催吴邪锻炼身体,三天两头拉吴邪去医院体检,明明知道体检结果大概会是个什么样,却还是乐此不疲。

 

吴邪年纪大了也禁不住他折腾。虽然他俩现在都是老人家,但耐不住黎簇比吴邪小个十八岁,青少年时期也不跟吴邪似的死命折腾,生怕自己命太长,现在老了也照样健健康康,成天活蹦乱跳。

 

——还不跟吴邪似的怕闪着腰。

 

吴邪实在是受不住黎簇的疯狂折腾了,近乎求饶地抓着黎簇的手说道:“我说鸭梨啊……咱商量个事儿,甭老折腾我成不成?天天跑医院,本来没事儿我也要跑出事儿来……”

 

黎簇看他一眼,眼底似乎还带着几分鄙夷:“没用!”

 

……当然啦,说虽然是这么说,但吴邪还是获得了半个月没去医院体检的光荣休假。

 

不过吴邪最终还是进了医院,黎簇送他进去的。

 

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,这一回,吴邪是横着被抬进去的。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吴邪醒来的时候,黎簇正在外头和人说话。

 

吴邪环顾四周,白花花的墙壁上最为鲜明的色彩是用木框装裱挂着的探视要求。他右手边的墙壁上挂着个牌子,工工整整印着几行“病人姓名”“年龄”“病症”,这几行字的冒号边上写着吴邪的名字和年龄,病症却还是空白——那字是不太好看的瘦金体。吴邪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这是黎簇的字。

 

慢半拍后,他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医院呢。

 

他的爱人的声音隔着一扇门叫他听不真切,另一个模糊的陌生声音似乎说了什么“不长了”之类的话。没过多久外面就不再有声音,应该是他们的对话结束了。

 

黎簇打开门进来,看着靠在床头半坐起来的吴邪眨了眨眼,边说着话边上前去给吴邪拿枕头垫着腰。

 

“哟,就醒了?现在我还真羡慕你这鼻子,至少不用遭医院这消毒水味的罪。”

 

吴邪顺着黎簇的力道抬了抬腰,一个充满棉花的蓝白条枕头就快速地塞在了他腰后。黎簇年纪大了反而比年轻话还多,一张嘴叭叭叭没个停地往外喷唾沫,吴邪就看着他叭叭叭不说话,就一个劲儿笑。

 

“什么表情,你别是脑子也进了水。把你放床上的时候我也没在你脑袋边上打翻水杯啊?”

 

黎簇眼底青黑,早已松弛的皮肤却仍是白得耀眼,病房窗子开着,他正对着太阳光,被太阳照得几乎跟块布景板似的反着亮眼的光,脸上一条一条又一条的皱纹都模糊不清,叫吴邪看不真切,像是没有一样。

 

乍一看,黎簇就像是回到了几十年前的青春年华一样。一双眼睛亮得发光,脸上富含胶原蛋白,一张笑脸讨人喜欢极了。只是话太多,吴邪还没来得及沉浸在对过往的怀念里,就被黎簇一句又一句密密麻麻的话语打崩了幻想。

 

黎簇:“想什么呢半天半天不说话?”

 

吴邪眨巴眨巴眼,张嘴就来:“想你当年非缠着我学瘦金体的事儿。”

 

……他这也不算当场瞎编乱造,顶多是隐瞒不报嫌黎簇话太密的事儿,至少他是挑着之前看小名牌上字时候想的事儿说。

 

当年黎簇从汪家被他带出来之后,一回学校面对高考人就傻了眼。知道吴邪是浙大毕业的,就成天揪着他晚上补习教他做题。白天小孩儿待学校里云里雾里,晚上小孩儿就回家找吴邪开小灶从头补起,每天折腾得精疲力尽。

 

就这么辛辛苦苦大半年之后,小孩儿依仗着他聪明的脑袋瓜子追上了进度,然后在某次模拟考之后被杨精密捉着骂了一餐,大概是骂他“字鬼画符一样写得什么东西!”“这是本校老师照顾你一个字一个字去认,啊?高考时候外校老师看都不看给你打零分!”“仔细一看答案全是对的,但你字写这么丑谁给你仔细看啊!啊!?”

 

小孩儿当天晚上回来翻翻吴邪给自己看作文时候,随手写的两行字,转身就叫他的专职全科家教吴先生来,张嘴就求他教自个儿练字。

 

吴先生说:“不行,你现在跟我学练瘦金体,高考时候你还得后悔。”

 

小孩儿坐椅子上死拽着吴先生说:“你教我呗!我保证不后悔的!”

 

吴先生皱着眉想了想,说:“还是不行。我给你上网买本字帖来练算了,你想要什么的,正楷还是行楷?”

 

小孩儿装没听见,扯着吴先生的袖子嘴一撇就开始憋眼泪,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就盯着吴先生,吴先生低头看他,小孩儿一动不动,憋了个三五分钟才算挤出了点鳄鱼的眼泪,吴先生都看不下去了,只得松口答应教他。

 

辛辛苦苦几个月之后小孩儿果真后悔了。

 

这时候他字倒是练了个半成,似模似样的,考试撸起袖子就往上写啊,可来劲了,卷子改完发下来又被杨精密骂了一顿。这回吴先生不知道杨精密骂了些什么,反正大概就是搓骂他一顿高考要好好写楷体之类的话。

 

吴先生早就料到了。

 

于是他掏出之前买好的行楷交给了小朋友。小朋友难过地瞪了吴先生一样,可怜巴巴地换字体练去了。

 

——这也间接导致了黎簇的瘦金体看上去总有那么些奇怪的地方。

 

很明显,从黎簇那不太好的表情看来,他也想起了这段沙雕往事。

 

黎簇欲言又止好一会儿,最后还是止不住了,问道:“你当初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讲高考最好写楷体??”

 

吴邪瞥他一眼,回答道:“我说了你会听?”

 

“……不会。”

 

“那不就是了。”


TBC.

——————


 @长亭晚 请查收您的点梗_(:з」∠)_

还没有写完啦只写了一点点 等我慢慢来搞定

是老年人恋爱现场无误

评论(18)
热度(65)

© 机智念 | Powered by LOFTER